在格律平仄里启发年轻心灵,学园吟诵

来源:http://www.wiLLiamLevysource.com 作者:世界历史 人气:83 发布时间:2019-12-23
摘要:青山中学前临世界文化遗产项目京杭大运河,背靠“无锡露天人文博物馆”——惠山。2018年2月,无锡市教育局直属院校系统的第一个诗社——“青山诗社”在这片拥有丰厚自然人文资

青山中学前临世界文化遗产项目京杭大运河,背靠“无锡露天人文博物馆”——惠山。2018年2月,无锡市教育局直属院校系统的第一个诗社——“青山诗社”在这片拥有丰厚自然人文资源的校园里成立。在青山中学“融合共生”的教学理念下,青山诗社的30多位社员中吸收了一部分内地新疆高中班的学生,自此,青山诗社也成了这些哈萨克族、维吾尔族的学生了解学习汉文化、无锡文化的第二课堂。

  “诗歌是不会灭亡的。”赵丽宏说:“只要人们心里还有对美好、幸福、梦想的追求,诗歌总是有存在的理由和价值,总是会有年轻人会喜欢。每个人都是诗人,每个人心里都有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要表达。”

据天一诗社的指导老师张朝霞介绍,天一诗社自创办以来,在每周六下午安排学校老师和诗人名家进行诗词课程教学的同时,以“活动为纬线,季节为经线”,每个季节都会举办大型诗会活动,通过“诗歌 ”采风、书画展示、音乐表演等多样的形式,培养学生对诗词的兴趣,激发学生的创作灵感,为他们以诗会友、挥洒才情搭建更大的平台,让学生们透过诗歌去欣赏风景和观察生活。

  没有了往日的油印诗刊,当下的大学生们通过人人网、微博、邮件交流诗作,尽管形式不同,但校园内外的交流并没有停止。“现在,复旦大学、上海师范大学、上海音乐学院等6所高校都有自己的诗社,我们还成立了上海高校诗歌联盟,彼此也会参与对方组织的活动,”殷文辛说,“诗社内部的氛围更好,我们还会点着营地灯,就着昏黄的灯光围坐在一起朗诵诗歌。”

“安阳书院暗香飘,淙淙碧溪流石桥。古朴庭前狮麓秀,花园深处蜡梅娇。谁言冬日少生气,我道疏魂胜柳朝。墨客文人诗画赞,傲人骨气彻寒宵。”这首《咏安阳书院蜡梅》由阳山中学安阳诗社第一届学员、初一学生徐浈所作,诸如这样的诗词佳作和有才情的小诗人,在江苏无锡开展的中华诗词教育与创作实验活动中,越来越多地涌现出来。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上海有一大批年轻人热衷于诗歌,那时几乎每所大学都有自己的诗社。1982年华东师大夏雨诗社成立,创办诗刊《夏雨岛》,李其纲、宋琳、徐芳等诗人都出自这里,此外诗社还集结了赵丽宏、王小鹰、陈丹燕、于奎潮、张黎明、郑洁、王晓丹、旺秀才丹等人,他们或是诗社社员,或在诗刊发表作品,或参与诗社的各种活动。有学者认为,华东师大夏雨诗社和复旦大学的复旦诗社、吉林大学赤子心诗社在当时大学生诗社中影响最大,诗人最多。

1.“诗词 ”让诗融进生活

  2008年汶川大地震后,有一次诗歌的热潮,赵丽宏认为这可能是因为诗歌能够比较快地抒发感情,当时被大家认识的一批年轻人写的诗不错,但要真正在艺术上成为一个有成就的诗人,可能还需要更长时间的积累,慢慢被更多的读者认识。“我经常读到年轻人的诗歌。年轻人的诗歌都是自说自话的,有些跟自己的生活比较接近,比较朴实,用生活的语言在写作,有些完全是写心里的幻想、念头,写得比较空灵、缥缈,甚至让人看不懂。”

无锡市阳山中学“安阳诗社”的学员正在安阳书院吟诵经典。资料图片

  分众传媒副总裁、华东师大87级中文系钱倩描述夏雨诗社最后一任社长江南春:“他在后来更漫长的岁月中展现了一个诗人所隐藏的另外的才华:那就是专注与敏锐。当你看到他诗歌的时候,可以想见这个孤独的年轻人曾经多么刻苦地要达到他所达到的最深刻与感人的境界;而他成为商人时,也同样地执著与努力……”

无锡市的诗教实验已呈星星之火即将燎原的局面。然而,黄树生认为,诗教工作中还有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首先,热爱诗词并具备诗教能力的老师在学校里凤毛麟角,目前无锡市在中小学校开展诗词教育的主力军是无锡市诗词协会和碧吟诗社的成员。黄树生建议,在大学的师范教育阶段和教师继续教育的培训中,增加诗词鉴赏与创作的相关课程。其次,诗词校本教材的出版缺乏资金支持,诗教实验工作还有很大的优化和提升空间。

中国现代思想家马一浮说:诗是如迷忽觉,如梦忽醒,如仆者之起,如病者之苏。诗是麻木迷失之后的清醒,又是浑浑噩噩之中的灵机,是跌倒困顿的心灵的重建尊严,也是久病的生命的自我复苏。没有诗的现代人,是否生命久病不苏,活得没有灵性,也没有尊严?

天一中学的天一诗社创立于2017年4月23日,这一天也是世界读书日。仅一年多的时间,天一诗社就获评学生最受欢迎社团之一。

  不过,社会认可度不如昔日,稿酬收入微薄并没有影响少数诗人们的创作热情。褚水敖任主编的《上海诗词》杂志不发稿费,但一期来稿有几千封。据统计,目前全国各地官方和民间的古体诗词社团数量已近3000个,诗词作者超过百万,公开和内部发行的诗词报刊已达上千种。诗人陈东东认为:“现在的文化是视听文化,但没有取代文字文化。古代的诗人是文人,现在的诗人却可能是编辑、广告者、装置艺术家等其他身份,但他们同时在诗歌和其他领域发挥才能。”

冬日暖阳,文化行走活动,天一诗社社员们走进了碧山吟社。碧山吟社在明景泰末年由秦观后人创办,是我国现存为数不多的历史悠久且鲜活地存在的诗社之一。一直以来,碧山吟社也是无锡中小学诗教实验的主要推动力量,各个中小学生诗社都有1~2位吟社的诗人进行定点诗教。中小学诗社的社员们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培养诗情,寻找诗性,感受诗歌精神和文脉的传承。

上周末,华东师范大学夏雨诗社成立30周年诗会在华东师大中山北路校区举行,中文系大三学生殷文辛作为新夏雨诗社的社长从当年的首任社长诗人宋琳手中接过社旗。从“60后”到“90后”,上世纪80年代入校的诗社成员和如今的在校大学生同台朗诵,用一首首滚烫的诗篇向青春致敬。

2009年,第一个学生诗社在无锡市运河实验中学成立,在八年多时间里,先后有15家学生诗社在无锡市各中小学校落地生根。目前还有5所学校正在申请成立诗社。碧山吟社副社长黄树生告诉记者,成立诗社不是学校重视即可,而需要衡量这所学校是否有诗词发芽的土壤,即学校的历史文化底蕴、师资力量和学生意愿。

  3 诗歌有存在的理由和价值

在阅读渐呈碎片化、娱乐化、结论化的社会背景下,诗词愈发缺少适宜其旺盛生长的土壤。如何增强诗词对年轻人的吸引力,让诗词更加贴近学生生活?如何通过诗教让学生了解中华传统文化,学会优雅的表达方式?无锡市近十年来的诗词教育具有广泛的借鉴意义。

  华东师大2002级广播电视编导专业的张胜毕业后和同学创办了自己的影视公司,工作之余,他拾起搁置多年的摄像机,走近夏雨诗社为社员们拍摄一部纪录片。张胜发现他们中的许多人现在都已经不再写诗,但无论何种职业和身份,诗意影响终身。“二十多个诗人的访谈,最远的在美国达拉斯,也许很难重现和还原他们当年的激情时光,但是他们的文字魅力和个性深深地感染着我。”张胜说,“他们洒脱的人生态度让我的心态变得更宽了,原本枯燥的生活也变得充满了诗意。”

图片 1

  华东师大校友会副秘书长查建渝是79级中文系的学生,毕业留校执教后在美国生活多年。生活在国外,看着身边用的穿的越来越多“中国制造”,反而令查建渝思考“中国制造在全球形成了品牌符号,但泱泱大国却缺乏历史精神的积淀,何时才能有来自中国的现代精神文化能够影响海外?”他参与筹办此次诗会,不仅希望夏雨文脉能够传承,更希望为这些问题找到解答。

在青山中学,不仅青山诗社,其他社团也在潜移默化地对学生进行着诗词的宣传和科普,比如,“草木青山”社团就在古籍和古诗中对校园花卉追根溯源。“第一次看校训广场边的海棠我会说好美啊,但第二次我会联想到李清照的诗,‘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青山诗社的社员仇宇倩谈及自己的体会,“诗社把诗词与我们的生活拉近了,现在能切身感受到我们就身处在诗词的环境里。”

  那个用诗歌真诚地打动女孩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大学生们摇摇头说现在还是“高富帅”最吃香。虽然诗歌作为文学的一种形式将不会消失,但随着诗歌被边缘化,在校内校外都已经逐渐成为少数人的“游戏”,当年诗歌承载的人文自我反思、对尊严的尊重、对美和真的追求等功能也将成为小众。80级的郑洁在夏雨诗社的纪念文集中写道:“如今,整个社会的快节奏使得人们跟着一种惯性走,一方面,每个人似乎忙于积累个人财富,重于保护物质获取的途径;另一方面,在看似强化了个性发展的同时,作为群体人却集体在远程目标和心灵家园之间顾此失彼。”

在这所乡镇中学内,1882年创办的安阳书院风貌古朴,踏过600年前的小石桥,步入百年银杏下的书院,门额上刻着“棫檏乍人”的校训,讲堂内如私塾一般布置,安阳诗社初一、初二的社员就在这里诵读诗书,聆听由专家和诗人们授课的系统的诗词教学课程。目前,已有200多首学生诗作发表在《中国诗词》等专业刊物上。诗社最高产的一位小诗人在一个学期就写成了156首诗,在生活中随时抒发真情实感,成为社员们的一种习惯。

  在其后的11年,一批批青年学子在夏雨诗社的创作经过《夏雨岛》的刊发在高校间流传。文学并不专属于中文系,夏雨诗社的社员来自中文系、外语系、教育系、政教系、化学系甚至国际金融系。“当时诗歌就是我们的生活,是朋友的圈子,是生活的状态。写诗,大家也并没有想着发表或是被肯定,诗歌只是作为生活的一个多向度存在。”87级化学系的刘波回忆道。

秋意渐浓,诗朗诵伴着丝竹配乐,天一诗社“秋日絮语,音画诗词”主题活动火热开展着,这种将诗词与音乐结合的模式,让诗词变得更加感性和立体化,更加平易近人。

  诗人王晓丹上世纪90年代赴美结婚、生子,已是4个孩子的母亲。抚养孩子期间,她已经多年没有写诗。但是,诗意从来没有离开过,让她变得更敏感更热爱生活。“鸟儿飞过、花儿绽放的声音仿佛都能够感知到,每天生活中静下心来就会被一些美好触动,这时候我就会写诗。”

黄树生在当地电台开讲《唐诗宋词里的无锡情怀》,一经播出,反响热烈。根据网络平台的统计数据,黄树生的讲座,随着电波和“喜马拉雅FM”等分享平台传播到全国各地,每一期都有50多万人次收听。许多家长感触颇多,“跟着孩子收听黄博士的讲座,我知道了原来我们的家乡有这么多美丽的诗文和文化故事”。

  在夏雨诗会期间举行的“诗的本源”研讨会上,与会嘉宾也提出对当下诗人生存状况的隐忧。在诗社鼎盛时期,复旦诗社的《诗耕地》在1982年就发行了8万册,《夏雨岛》等诗刊也是一抢而空,诗人在那个时代被视作智慧和魅力的代表。而在记者采访褚水敖时,他正好收到了一家报纸寄来的稿费,一组四首七律,120元稿费。这还是对于褚水敖这样的名家,对方也是一家大报,依此推断,诗人作品的稿费之低可见一斑。

江苏省天一高级中学天一诗社学员在校园樱花林下,人手一本校园诗刊《秋水》,朗诵自己创作的诗词作品。资料图片

  实际上,新夏雨诗社的前身是成立于2008年华师大研究生创办的杜衡社,等到殷文辛进校参加社团招新的时候,杜衡社几乎“落魄”到了没有社员也没有社长的地步,“所以我大一一进社就当上了正社长。”现在,新夏雨诗社已有67个成员,拥有一个学术沙龙,每年举行2次诗会,每2-3周组织小范围上一次有关诗歌的社课。

在相隔50多公里的无锡市阳山中学,2009年就成立了安阳学社,开设了古诗文诵读课,并开始发行自己的社刊《文笔峰》。2013年起改为安阳诗社,至今开展了五届诗教班,培养了200多位小诗人,获评中华诗词协会命名的中华诗教先进单位。

  1 几乎每所大学都有诗社

背诵和默写不是真正掌握和理解诗词的方式,考试也不能完全反映出学生对诗词的感悟和收获,诗词教育要到达的深度,不仅仅要求学生背诵刘禹锡的“宿露发清香,初阳动暄妍”,而是当他们再看到校门外的晚樱时,会不由自主地想起古人的情思与经历,甚至自己也有感而发写下诗作,最终,学生可以主动并灵活运用、创作诗词,并成为一种习惯。

  “今天的诗歌是有些寂寞的。当年几乎一个班的人,人人读诗写诗,而现在的大学生,包括中文系的学生,有多少还喜欢诗而不是沉溺于流行歌曲或者电子游戏?”一位嘉宾在研讨会上提出疑问,他认为尽管寄托感情的方式越来越多,也不应该忽略诗歌这一重要的方式。

为了播撒诗词的种子,来自无锡市教科院、诗词协会和碧山吟社的一群热爱诗词、痴迷诗词的古典文化志愿者做了很多大众诗词普及工作。

  4 诗意精神影响终身

在无锡市各中小学的诗词教育中,学生不再是课堂上被动的接受者。从诗兴大发到提笔创作,让诗词成为自己认识世界和呈现世界的一种语言,从生活里有诗词到把生活提高到诗意的境界,诗词教育不只是教授格律和平仄,更是启迪人的一生。

  大学毕业后,刘波当过教师、企业高管,虽已不再是校园诗社意义上的诗人,但他认为诗歌的印记已经深深烙下。“诗歌让人回归真实和真理。”刘波认为诗歌是一种内在自我修炼的提升,能够甩掉很多包袱拥有一个纯净的自己,进入自由和无需任何装饰的状态。面对权利、地位、身份和成败,如果能够以诗人的方式对待周遭的一切并看待人生,将能够进入自由平静的状态。

作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诗词在教育中应有的意义,除了被编写在语文教材上用于背诵和考试,更应该融入生活的朝夕和点滴,成为学生们表达感情的一种手段,赞叹美景的一个方式,感知生活的一扇窗口。江苏省天一中学创新了“诗歌 ”活动的方式,让凝练的文字变得更加真切而鲜活,把诗词从课本里带到了学生的身边。

  浓郁的文学氛围在校园里弥漫,除了诗会和诗刊,校园各个角落的海报栏、宿舍和教室的壁刊及墙报,让人可以随时随地读到诗和小说,有学生们的原创作品,也有海子、北岛、顾城、舒婷等诗人的作品。宋琳认为,上世纪80年代的大学精英汇聚藏龙卧虎,大学生们在校园里模拟法庭、举办选举、研究墨子思想中的经济学,诗歌作为那个时代的文化核心不仅是一些先驱思想的表达,也是学子们的内心需要。

2.培育诗心基因,让学生文雅表达

《新民晚报》 日期:2013年5月28日 版次:A5 作者:易蓉 夏琦

夏至未至,在天一书院内,天一诗社的社员用水墨挥洒对诗词的热爱,他们在诗中作画,执苍劲有力的书法在宣纸上描摹半个盛唐。分组评诗的活动中,社员和老师一起炼字琢句,探讨诗的格律与内涵。

  而这不仅是一场诗人的聚会和诗歌的盛会,活动在校内校外还掀起了一场讨论——在这个缺乏诗意的时代,当物质财富被许多人认为是衡量价值的单一标准,诗歌是否还被需要,精神家园何处安家?

立足传统文化和身边景物生发诗词创作灵感,成为无锡市诗词教育的一条路径。同时,也反哺学生更深地理解课本上的知识点,促进作文质量的提高,并对身边的美好事物由简单的表达潜移默化中学会了诗意的表达。文雅,成为众多无锡学生诗社社员们的气质和特征。

  从宋琳的手中接过夏雨诗社的社旗,完成了跨越30年的交接,新一代的大学生是否能继承文脉,发扬精神?“谁不为夏雨诗社当年的解散感到惋惜,那就是没良心;但谁想要把当年的夏雨诗社恢复,那就是没脑子。”在殷文辛看来,时代不同,诗社曾经的盛况已不可能再现,大学生社团新夏雨诗社应该更加走向学术化和专业化。

“如果一个人愿意学古诗词,当他看到桃花时,会有更丰富的表达,会想到李白、汪伦的感情,这也能解决学生表达的文雅问题。”无锡市青山高级中学教科室副主任黄邵震讲道,当下碎片化、娱乐化、结论化的阅读导致了学生缺乏理性思维的过程,诗词教育是一个很好的抓手,可以给学生一个说理的过程,一种感性表达的方式。

链接:

3.立足乡土文化,助推诗词教育发展

  诗人宋琳1979年从闽东到上海报到途中,在杂志上读到舒婷《四月的黄昏》,当场被优美的文字震撼,于是把这首诗背了下来。入校后,他发现77级的赵丽宏等师兄已经在文学刊物上发表作品。在校园的创作气氛耳濡目染下,几乎每个班级都有文学积极分子,许多同学都在写诗。于是,创立华东师大诗社的想法自然而生。经过一场“人声鼎沸”的赛诗会,夏雨诗社和诗刊《夏雨岛》于1982年诞生了,宋琳是首届社长,李其纲担任诗刊第一任主编。

另外,阳山中学校长姚岩提到,诗词教育为学生在繁忙的课业中,营造了一隅修养诗心的“世外桃源”,但短暂的课时在应试的压力下,时间上还是紧张和不足。为保证每一名对诗词感兴趣的同学能够加入诗社,家长的认识和态度也是诗词教育普及的一个重要因素。在安阳中学,往往是教师的子女先加入诗社,在看到孩子发生的变化后,其他家长往往才同意自己的孩子加入。当然,基于学生不同的兴趣爱好,诗词教育也不可能在全校大规模推广,而是作为一个选择提供给学生。

  2 校园外青年诗人崭露头角

图片 2

  校园之外,文坛中的青年诗人逐渐崭露头角。在日前举行的上海诗词学会第六次会员代表大会上,新任的75位理事中有十几位年龄在40岁以下的青年诗词才俊。学会会长褚水敖告诉记者,近年来,上海诗词学会会员数量尤其是中青年会员数量大幅增加,平均年龄明显降低。年轻诗人的作品,有时稚嫩,有时惊艳。上海作协副主席、《上海文学》社长赵丽宏举例说,一向以刊发名家作品为主的《上海文学》曾破格发表了一组年轻女诗人张沁茹的作品,虽然在此之前她还从未发表过作品,但他和编辑读了之后都非常欣赏。

春和景明,天一诗社的社员们身着汉服,衣袂飘飘,在校园的溪水旁诵诗品诗,字斟句酌,热烈探讨,从诗经楚辞,到唐诗宋词,少年诗心,飞扬泉边,效仿古人兰庭修禊的风俗,重现曲水流觞的风雅,体悟蕴藏在古诗词中的婉约与豪情。

  5 诗歌边缘化引发反思

“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诗词教育为学生们编织了一个传统文学的美好梦境,但却不只是一个梦,更是给予了学生们一份能力、一份希望和一份责任。在无锡,各所中小学校、无锡市诗词协会和碧山吟社以及热爱诗词的学生们,各方燃烧着自己的烛火,共同点亮了文化的远方。

本文由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在格律平仄里启发年轻心灵,学园吟诵

关键词:

上一篇:全国城镇医保基金结存逾8千亿

下一篇:没有了

频道精选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