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的文化遗存

来源:http://www.wiLLiamLevysource.com 作者:新闻动态 人气:126 发布时间:2019-09-13
摘要:残阳如血,秋风凛冽。 你喜爱工艺品吗?你常欣赏工艺品吗?假如你到了文化氛围浓厚的成都,有很多饱览工艺品的好去处,琳琅满目的工艺品将会让你称羡叫绝。其中,有两种丝绸织

残阳如血,秋风凛冽。

你喜爱工艺品吗?你常欣赏工艺品吗?假如你到了文化氛围浓厚的成都,有很多饱览工艺品的好去处,琳琅满目的工艺品将会让你称羡叫绝。其中,有两种丝绸织物,精美绝伦,精致无比,美得慑人心魄,美得让人屏气凝神,驻足留连,这就是享誉中外的蜀锦和蜀绣。

锦官城的繁华飘零在巴山蜀水之间,被细细地呵护,被层层地眷顾。

图片 1

深宫重重,丝竹齐奏,升平歌舞。年轻的皇帝正搂着绝色的佳丽,笑着,为自己斟上一杯烈酒……

郑板桥的兰、竹字画蜀锦。乍看像是字画,处近实物细品,锦纹清晰可见。这幅蜀锦挂在花博会大厅中蜀锦织机旁的墙上,被罩上一层薄膜加以保护。

唉,忘了,忘了,真的忘了……忘记了曾经挥洒的血汗,忘记了曾经豪迈的誓言,甚至,忘记了在那抹残阳里,还有人正伫立于遥远的渭水河畔,顶着凛冽的秋风,坚定地望向对岸模糊的影子——那是长安。

而在实际生产蜀锦的织造车间,织机没安装这么高,而是安装在一米深的机坑内,这样织机就在地面上下各有一部分,便于操作和巡视。

长安……

蜀锦已具有两千多年历史。它与南京的云锦、苏州的宋锦、广西的壮锦并称为中国的四大名锦。 早在秦汉三国时期,成都就以出产精美的丝织锦——蜀锦而闻名遐迩,朝廷在此设置锦官署理,故成都得名“锦官城”,简称“锦城”。可见这“锦城”的得名,更早于五代时期因遍种芙蓉而得“蓉城”之名。蜀锦织成后须在江中漂练,以使织锦脱胶漂白,更具光泽,而只有在流江里漂练的蜀锦纹路分明,色彩鲜艳,胜于初成,而其他江水则不及;于是,这条濯锦之江便被名为“锦江”,此名沿用至今。当时蜀锦的生产主要集中在成都的锦江南岸与武侯祠紧邻的区域,于是这片区域就被名为“锦里”。以至于到唐宋时期,“锦里”曾成为成都的代称。锦里是西蜀地区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古街坊之一,是南方丝绸之路的起点,商贸发达,商贾云集,人称“西蜀第一街”。

不明白,

在笔者游览今日的锦里古街时,曾注意到一座二层楼的仿古建筑,上下两层的墙面镌满浮雕。顺着街道旁的引梯登上二楼,便见浮雕上镌着“蚕桑篇·丝锈锦官城·浮雕长廊”。原来这浮雕长廊是在向游人诉说蜀锦的沧桑。

到底是岁月蹉跎了理想,

浮雕长廊的起头便刻着“《三国志·蜀书·诸葛亮传》:诸葛亮自表后主曰‘成都有桑八百株,薄田十五顷,子弟衣食,自有余饶。至于臣外任,无别调度,随身衣食,悉养于官,不别治生。以长尺寸,若臣死之日,不使内有余帛,外有赢财,以负陛下。’”读之,让人感慨良久!后世人不会忘记,蜀丞相诸葛亮在蜀锦的发展中所助之力!

还是平淡消磨了壮志?

图片 2在花博会上,两位织工技师在蜀锦大花楼木织机上演示蜀锦的织造过程

唉,罢了,罢了……

上下两层楼的浮雕以分段主题介绍蜀锦发展概貌:“蚕丛首功、嫘主先蚕、诸葛课桑、万户蚕桑、煮茧缫丝、濯锦浣纱、翻练排丝、牵经彩条、机杼妙手、贝锦斐成;天府之都、锦奇物丰、丝绸市易、边关道行、五尺开道、马帮铃响、滇缅风情、远度重洋、龙头帆船、波斯西亚、放彩欧洲、震惊罗马。”

不过缘起,缘又灭。

相关文章:刘晨曦:拍卖绝版蜀锦 光复蜀锦繁荣 传统技艺蜀锦蜀绣“住”进新家 串起草堂浣花溪 与民间渐行渐远 大师巧手如何盘活蜀绣 中国四大名绣--蜀绣

* * * * * * * * * *

第01页第02页第03页第04页第05页第06页第07页第08页第09页第10页第11页第12页第13页

昏黄的残烛无力地跳动,散出丝丝缕缕的光芒。

他,还在灯下写着,写着……笔落得那么重,几乎耗尽那仅剩的、最后一点气力。

轻咳,然后转为重咳,撕心裂肺的疼痛,伴着嘴角所渗出的一抹血色迅速在全身蔓延。

可是笔,却依旧落得那么重……

疼痛已然麻木,只有空虚的心固执地悬浮。轻轻的叹息,那声音有些怆然。不知是因为感伤这秋风瑟瑟,还是哀叹自己已斜阳将没。也许都是,也许都不是……他不知道。只是,不想就这么放弃。不可以放弃。虽然,那份创业的激情早已埋葬在永安宫那片望不尽白色之中;即使,沉重的担子沉重地压着瘦弱的肩头上有些喘不过气来。但是,终究不想就这么放弃,就这么终结。为了蜀中千千万万的百姓,为了这些以生命誓死相随的战士,为了自己所执着的梦想,为了,主公的知遇之恩……

不可以放弃啊!

——他在心里说。

* * * * * * * * * *

思绪时断时续,脑海里一片昏昏沉沉。最近,真是想起了很多事呢。

是的,想起了父亲。兢兢业业地为官,勤勤恳恳地做人,却为何英年早逝?留下他兄弟姊妹漂泊无依,雨打浮萍。

接着,想起了士元。当年水镜先生的学堂里,似乎有个玄衣的少年和自己一起,在竹简后面神游太虚,望着窗外的天空想着天下、想着未来、想着所有可想的事情。到最后,好像是被先生发现了吧,罚两人打扫了一个月的庭院……可这逐日的凤凰却早早地湮灭在落凤坡的山谷里,再也没有回来……

然后,想起了公瑾。美玉般的东吴大都督,用复杂的眼神一次又一次打量着自己,赞赏、忧虑……他们亦敌亦友,却终不免一战。长河滚滚,浊浪滔滔,谁可听吾一曲?

……

记忆如断弦的语音,袅袅不去。

依稀间,仿佛又回到了那里。有个熟悉的身影,依旧恭敬地立在门外。

想要起身,去拉住那人的衣袖,虔诚地叫叫一声“主公”……终不想,那微微秋风,吹散了一帘的梦。

* * * * * * * * * *

再睁眼时,已是三更。

灯烛摇摇曳曳,眼看就要耗尽最后一滴。

再提笔时,已然无了任何力气。

浓浓的墨就这么滴下,然后化开,模糊了字迹。

“成都有桑八百株,薄田十五顷,子弟衣食,自有余绕。至于臣在外任,无别调度,随身衣食,悉仰于官,不置别生,以长尺寸。若臣死之日,不使内有余帛,外有赢财,以负陛下……”

* * * * * * * * * *

微微叹了口气,对着这一缕帛卷无语。

恍惚间,有意无意地续起方才断了的思绪……

他看见了锦官城,依旧繁华如故。车马喧嚣门庭外,蜀女长袖醉轻舞。成都的人们,似乎忘却了战争,忘却了伤痛。可是他知道,它没忘——成都没有忘记!城墙的青砖上还有刀剑的深痕,抹也抹不去的印记。只是历史的胜衰兴亡,不是它所能左右的。它只是箴默的旁观者,忠实的守护者。

可是,他不是。

当亲眼看到徐州的残阳静默地将余晖撒在千万具散发着焦臭的尸体上时,他就知道他不是。那么,既然上天有意将他卷入历史的洪涛中,他就执着地做一回自己,沿着自己的路,追寻自己的理想……

从来,

他诸葛孔明信的就是天理,而不是天命!

* * * * * * * * * *

可是天理如何?天命又如何?

残阳终将灿烂地逝去,谁又能逆转这样的宿命?

他并不后悔,不后悔选择了这样的主公,选择了这样的人生,选择了这条艰辛坎坷的路。

但是这条路他没有走到最后。接近终点的地方,永远的,只有一轮残阳,只有一席秋风……

缘,终究是灭了。

因为上天不忍再看他劳累如此,含辛茹苦。

他没有看到,漫天的缟素。

本文由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发布于新闻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身边的文化遗存

关键词:

频道精选

最火资讯